首页 > 玄幻言情 > 镜而花 > 第75章

第75章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穿越香江成大亨 将传说变成现实 龙再腾 大明狂婿 都市之老婆是女神 摄政王,你家王妃又退婚了 蜜爱百分百:总裁轻点宠 炮灰娘亲要逃婚 念念商葩 我刷视频就能赚钱

镜而花第75章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我不知,是何种深刻的执念才会令他为我如此。

菲娅邪点头允下,我与陆一函便以剑相斗。

他们几个不能出手,否则菲娅邪出手,便有些难以逃脱。

可陆一函剑剑后退,不曾进攻,反复守于轻便之位,招招设下陷阱,招招意在引我入瓮,每次危机之时,都企图将我生擒。

如此这般,我怎么将他们放出去?

谁知我突然意识离散,眼前魔族之景却变成竹林之景,我恍惚分不清虚幻与现实,身体也不听使唤,仿佛落入无人之境,沉沉睡去。

待我神思回归,玉剑已穿透陆一函的肩头,我手握墨灵,却开始颤抖,我本欲将剑抛开,却不能;我又想将剑碎掉,可剑中所藏是他师妹仅存的希望;我只能将剑生生拔出,任他的血溅在我侧脸,灼伤我额角的曼殊沙华。

是菲娅邪插手侵了我的神思,伤了他。

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将计就计,逼他们几个离开。

我将玉剑横在他肩上,说:“事已至此,你还有什么话好说?”

陆一函垂目道:“无话可说,”随即将信原甩入严霍手中,“你们快离开!”

如此大费周章,只将陆一函留下,不知他们是为了什么。

我最后望了小琉儿一眼,她凝眉将我望着,挣扎着要来带我走,被月天城点了睡穴昏了过去。

菲娅邪说,穷寇不必再追,他们自然会再来一次。

她心思深沉,我次次猜不透,一个没有情感的魔却能利用别人的情感行事。

她的心中,怎会不把野心无限放大呢。

菲娅邪要将陆一函关在鬼魅狱中,她说她曾关过他一次,结果被他跑了,如今再关,自然会先封了他的灵力,锁了他的身体,置于其中,再难逃脱。

我神思恍惚地听她说着,恭敬地将她所说一一安排,亲手将他关进鬼魅狱。

那鬼魅狱阴暗得很,如同幼时我被外族关入的囚笼一般,还缠绕着一圈圈的毒蛇,蛇信子殷红,似乎一口便能将人魂灵吞噬。

陆一函看着我,不曾挪动目光,肩上鲜血也不曾止过,难不成,他想死在这里?

我用力,一掌将他拍入牢笼之中,小巧的牢笼,却成了我与他之间的间隔。

他已伤上加伤。

我垂目从玉剑中抽出青云剑,扔进囚笼:“这是我还你的,也是你师父的心愿。若你能活着回去,把她带回去好好养着,兴许未来有一日,她能再入轮回。”

“你救她,就不怕魔族…”陆一函目光十分凛冽,凛冽之中却又满满的柔和,让人一不小心,便要沉浸其中。

我挪开目光:“我早就没什么可怕的了。可你应该有,那么为什么还要来?为了让自己心安吗?”我冷笑,转身背离他。

“就像你说的,我来这里,也可能只是为了让我自己心安,我只是想见你罢了。”他语气有些激动。手掌亦有些浮动。

我愤怒极了,拔剑指向他:“走到这一步,我已无退路,你还在动摇我,你以为我不会选择杀了你换取在魔族更好的生存吗?”

不要为了我,耽误了太多的人。

“玲儿,同我回去,我不会忘记天下,我也想要你在身侧。即便你觉得我太过贪得无厌,我也不会善罢甘休。”他沉沉道。

“你我如此境况,你难道还不明白,注定堕入魔道的是我,你和颖儿,不过都只是被我连累罢了。”

他海蓝色的眼眸骤然紧缩,大概当年父王看我与妹妹时看错了,其实这本是我的命,迂回曲折,辗转许久,如今将临近终局。

我逃出鬼魅狱,跌跌撞撞摔在愿桥旁,坐在了寐寒宫外的秋千上,望着星月辉煌,心中痛苦一阵阵涌来。

其实,我一直都知道,将粉身碎骨的我救回的虽是那颗火珍珠,但其实燃烧成火珍珠火焰的,是陆一函的魂魄。

我知道他爱我,他也让我知道他为了我付出过努力,可他不想让我知道,他为了我几乎把自己努力没了。

所以我一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每次触碰到他时,我都装作感受不到魂魄的脆弱。

可我没想到,他还是一直为我付出,一直为我付出,付出到,我早已还不起。

甚至就连我在霏苑收了魔气,也是他帮我吸收了另一半,不然只依赖我那零散的力量,是不可能暂时压制住魔气的。只不过他那时已无力将入魔的我唤回。

可他做了这么多了,还不够吗?

我在魅寒宫的秋千之上,连痛哭都做不到。

即便多看他一眼都是奢侈。

也不知他会不会懂,我将他推开,不过是早就知道自己的选择,怕他再陪我万劫不复。

我甚至不知,如今轮到我全力保护他时,我能否守他到最后。

我盯着愿桥,也不知盯了多久,只觉银月已落入烟云之中,星辰已幻化入梦,我眼中依旧无泪,甾蚀已在我身侧停留了不知多久。

“翎上,殿下有请。”他道。

我起身整理衣裙,却不留神手心已满是凝结的血迹,可能是拍陆一函那一掌时太过用力,以至于坚硬的紫水晶在手心划出伤痕也不知。

至于为什么将紫水晶拍入,不过是学着基幸那一招,以自己的真身作为另一个人的守护。只是时间太过匆匆,险些被陆一函发现。

而且,六界仙障中,他也曾用他自己的真身宝石护佑在我身侧…

菲娅邪坐在大殿之上,逗弄着寒鸦,不知这又是从何处汲取的生命之力。

她轻轻开口,神色之间满满的动情:“父上闭关已久,是时候出关了。”

我心绪一震,多个解法都在于此,就看我能不能把握机会了。

“属下明白,自会做好凌身契约的准备。只是不知,凌身契约应在哪日进行最为妥当。”

我毕恭毕敬站于阶下,菲娅邪将寒鸦玩弄得轻快,轻声道:“人族的下月初一那日,即可。”

我愣了一愣,这日子,难不成对魔族也有什么特殊含义?

菲娅邪看我面色不对,问道:“你可知,千年前伏羲之女露觅碎入大地成为地脉之力,是何日?”

“属下不知,还请殿下指教。”

“是初一,一年伊始。露觅确确实实是伏羲大帝的女儿,而如今的伏羲女雪莹,不过是伏羲的后代血脉罢了。人族大不敬,竟将如此之日作为庆典。”目光随后又往我身上瞟了瞟,“你既然不知,不知者无罪,你也不必挂怀。按本座吩咐照办就是,他日与本座一同去迎父王出关。”

我应下此事,随即退出了冥王宫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快穿女配正经起来是个狼灭 锦宫春浓 惊世狂妃邪尊别缠我 反派巫妖有话说 恶毒姐姐重生了 少爷威武! 第一纨绔仙妃 [霹雳]催更读者群穿记.无涯何渡 我家宿主是只妖 天道养成系统:女配恶神从天降
返回顶部